文安会>灵异小说>偷种 > 绑架
    处理完生意上的事情,沈御思感到了一丝乏累,低头久了颈椎也有些酸痛,索性将读书的安排推至晚饭后。

    推开窗吐了一口长长的郁气,瞧着已近黄昏,准备到外面散散步。

    行至母亲生前住的偏院,沈御思推门而入,看着眼前冷清的模样,沈御思不禁将其和母亲在世时对比,只有干净整洁一如从前。母亲去世十年来,他不曾有一日好好地放松过,每天都很努力扮好沈家大少爷这个角色,不敢有一步走错,才刚成年就接过了父亲身上的担子,母亲在下面若是知道了,想必也会欣慰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御思不禁浅浅地笑了下。

    忽然门口传来了一声响动,沈御思转过身望去,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健壮的男人,穿着一身粗布麻衣,肤色是经年累月的劳作烙印下的小麦色,眉眼并不出众,但男人平时老实木讷的性格则为这幅脸庞平添了几分可爱。

    沈御思认识他,是府里的下人,叫阿绪。沈御思对待府中的下人一向宽厚,却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,之所以认识他,还是因为他是母亲生前捡回来的,在不懂事的年纪沈御思也曾经摇着他的手,叫他阿绪哥哥,撒着娇要他陪自己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御思的表情又更柔和了一些,开口问道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沈御思的声音,阿绪仿佛受惊了一般,肩膀一耸,往后退了两步,支支吾吾说不出话,沈御思甚至可以看到他的两颊泛起了微红,这在他肤色的遮掩下可并不容易看出来。

    沈御思皱了眉,印象里阿绪虽然老实,却没有像这般扭扭捏捏,像心里藏了什么事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沈御思表情疑惑,阿绪才终于像鼓足了勇气一般,开口道:“我……我来给夫人院子里打扫一下,秋天容易堆积落叶,要清扫得勤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哦?原来母亲的院子平日是你在清扫?怪不得我每次来,这里都干干净净的,我还以为……是父亲安排人来打扫的。”沈御思心情有些复杂,一方面欣慰于母亲去世以后,除了自己还有人记挂她,另一方面却也有对父亲的失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