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安会>奇幻小说>理塘的月亮 > 初遇
    六月,当我走出那扇门,走出那个汗气令人犯呕的房间,大家都感叹解脱的时候,我却感受不到欢喜的氛围,只是揶揄这十几年恍恍惚惚就过去了。还记得约莫10岁左右,在太yAn把山角照亮的最后一分,趴着母亲腿上为我掏耳朵的场景。掏得痛了,便不要继续,母亲只是哄着马上了,马上了。言毕,拍着我的背让我和小狗耍去了。记得就这样过完了我的前半部分青春,不必说是怀恋,也不必说是伤春悲秋,只是读了两年书人的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
    在等成绩出来的约莫一个月时间里,我为了所谓的兼职,生活费,我在一个算是亲戚家里给他儿子补初中功课,在这里遇上了羁绊我心头所有日子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