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安会>灵异小说>投怀送抱 > 好疼,你别打(s,跳蛋)
    李涵宇用力的掐着江白的小腰,让这人的屁股紧贴自己的小腹,他一边肏,一边伸手去翻柜子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江白听着床头发出哗啦的声音,他不自觉的夹紧了李涵宇的腰,他吞咽了一口口水,轻轻推了推李涵宇,问道:“你…你找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能让你爽的东西”李涵宇从床头柜拿出一个跳蛋,一个皮拍,皮拍不算大,却也能一下照顾到半个屁股。

    李涵宇把自己的东西从江白的身体里面退出来,把跳蛋塞进江白的后穴里面,又给江白换成的后入的姿势,让那人撑着跪好。

    “啊…疼…”江白的哭腔愈发厉害起来,他丝毫不知道这个样子,只会激起李涵宇的施虐欲。

    李涵宇手起手落又是几下,直到江白抖着腿,酿酿锵锵的摔倒在床上,他这才用手臂,捞着那人的肚子,把人按进了自己怀里,用大拇指给人擦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这就受不住了?”李涵宇说着把跳蛋的开关打开。

    “呜,好痛,你别打了,我也不做了,我难受,你别欺负我了…”此时的江白哭的跟一个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说点好听的我就少折腾你一会”李涵宇把自己的手指塞进江白的后穴中,特意把这人身体内的跳蛋推得更深。

    “李涵宇…”江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讨好这人,他觉得自己只要一直哭下去,李涵宇就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叫老公”李涵宇把所有坏心眼都放在了江白的身上,李涵宇最喜欢的就是江白哭的梨花带雨,看起来好欺负极了,他这么想着,也奔着实际结果努力起来,李涵宇用皮拍打了几下江白的臀侧,又把自己的阴茎塞了进去,他边肏,边打着江白的屁股,那白嫩如豆腐的小蜜桃很快就被染红,艳丽的红色刺的李涵宇施暴欲望更加强烈,但两个人是第一次上床,他不能真的把江白这个小家伙吓跑了,只好循序渐进起来,他想,他是想肏这人一辈子的,不愿意让他在别人身下哭泣,更不想见这人被别人欺负了去。

    江白叫不出来这么羞耻的称呼,他偏了偏红润的脸颊,小嘴也微张着喘气,有些欲擒故纵的推着李涵宇的胸膛小声抗议,又有些受不住的往前爬过去,却被李涵宇屡次抓回来顶的更狠,更深,似乎要把身下的江白肏废了一般。

    江白被肏的疼了,口里断断续续露出求饶声,李涵宇又是一下皮拍,把人打的终于不受控制的大声叫了出来。江白其实并不想这么丢人,因为他会觉得羞耻。可是李涵宇肏的太用力,太痛了,几乎要把江白给痛晕了,紧接着就是夹杂着痛感的爽。他一时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爽到极致,还是痛到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最终江白受不了李涵宇一直撞击他的前列腺,在李涵宇这种越肏越狠的速度下,江白被欺负的眼眶红极了,极为小声的喊着:“李涵宇,你别…”

    李涵宇听着这人喊自己的名字,他非常的不爽,下身更加用力的顶撞了起来,还用着低沉好听的声音不满的问道“怎么一句老公都叫不出来,嗯?小废物”

    江白被羞的受不了,努力挣扎着,就连夹着李涵宇腰部的腿都被他放开,蹬踹了起来,李涵予俯身低头含住江白的小唇,耐心的安抚着他。

    李涵宇松开江白的小嘴,又把他的小脸吻了个遍,声音既宠溺又无奈,“既然叫不出老公,那么叫声宇哥听听”

    “宇哥…”江白声音糯糯的,里面不少含有害羞,这人今天简直是要欺负死他,一边和他上床,一边找各种理由让他说骚话。

    李涵宇被江白这句宇哥有明显的被取悦,但这只能激发了他骨子里要把这人肏死在床上的决心。似乎只要一用力,李涵宇就能让江白在自己身下哭戚戚的求饶。

    李涵宇于是更加卖力的开始肏弄起来,江白的后穴也一张一合,紧密的包裹住李涵宇的粗大,似乎在无声的邀请他的深入。李涵宇快速的肏弄。后穴也知趣的讨好李涵宇的粗大。

    江白忍不住一阵阵呻吟起来,后穴也因为肏弄流出股股肠液,就连润滑剂也被李涵宇肏成了白色泡沫。

    李涵宇每一下的肏弄,都能听见令人脸红耳热的水声,李涵宇打趣着江白:“宇哥肏的你爽不爽,怎么被我肏出了这么多淫水。嗯?”